运用SOFR期货有效对冲利率风险

运用SOFR期货有效对冲利率风险

  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忧虑加剧,加之贸易局势紧绷,中东局势不稳,欧洲政局动荡,目前已经有包括美联储、澳洲联储和新西兰联储等多家央行启动降息,全球新一轮宽松浪潮似乎席卷而来。

  美联储时隔十年再次宣布降息,中国货币政策是否会跟进成为市场关注焦点。7月31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25个基点到2%至2.25%的水平,而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有20余家央行已进入降息周期。业内人士表示,在美联储降息推动新一轮全球货币政策宽松深化的背景下,下半年国内货币政策进一步灵活操作的空间已经打开。不过,货币政策仍会“以我为主”,根据我国经济发展和金融市场变化,央行可能会下调政策利率并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但是短期内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较小。

  可见,全球利率市场风云迭起,但同时也伴随着机遇。

  近期,五大主要市场参与者已与CME集团清算首次场外交易(OTC)有抵押隔夜融资利率(SOFR)利率互换。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消息建立在SOFR期货流动性不断增长的基础上,该合约每天平均交易超过5,400份合约,并在去年5月推出后的8月和9月期间的名义价值近1万亿美元。

  “随着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转型计划的不断发展和巩固,建立SOFR流动性非常重要,”摩根士丹利美洲宏观交易主管Mitchell Nadel也评论道。“摩根士丹利准备支持SOFR清算交换执行,因为他们希望在近期和长期进一步参与这些市场。

  有抵押隔夜融资利率SOFR期货于2018年5月7日推出。SOFR期货与高流动性的欧洲美元、联邦基金和美国国债期货一起,通过CME Globex商品间价差交易为交易者提供增强的价差交易功能,并通过保证金抵销为交易者提供增强的资本效率。同时,CME在一年前推出了1个月期SOFR期货(代码“SR1”)和3个月期SOFR期货(代码“SR3”)。

  SOFR从去年4月推出以来,便是基于隔夜美国国债回购交易计算得来的。隔夜美国国债回购交易的每日成交额逾8000亿美元,超过其他所有基准利率。其交易规模仍在不断扩大,SOFR对应的回购交易量在2019年1月至4月(截至今年4月)期间日均为9600亿美元,比2018年4月至12月期间的日均成交量8060亿美元增长了19%。




  同时,SOFR与每日有效联邦基金利率(“EFFR”)之间的利差在每年10个基点的稳定范围内波动。此外,CME1个月期SOFR期货与30天期联邦基金期货具有互补关系,适合套利交易。

  5月,芝商所SOFR期货合约日均成交量为3.2万张,月度环比增长41%,为迄今第二高的月度日均成交量。与此同时,5月SOFR期货未平仓合约增长34%,达到创纪录的16.7万张,名义价值为5220亿美元。全球参与SOFR期货的机构超过150家,相对于对欧元和联邦基金期货,商品间价差(ICS)升至创纪录的每日2.6万欧元。

  今年7月,SOFR期货还取得了其他几个里程碑式的进展,买方公司和银行的参与达到创纪录水平,其中包括20多家新参与者:创纪录的OI: 216K(名义上的7650亿美元),MTD +47%;创纪录的ADV: 39K份合约(名义金额1050亿元);创纪录的LOIH: 107在7月16日CFTC COT报告;创纪录的一天:7月25日交易了86K个合约;自推出以来:180多家全球公司已交易540万份合约(名义价值10.9吨,1.57亿美元DV01)。

  投资方面,可以运用SOFR期货对冲利率变动风险,尤其是国债回购利率代表的融资利率变动风险。此外,由于SOFR期货与基准欧洲美元、联邦基金期货高度相关,可以运用SOFR-FF和SOFR- ED价差交易寻找交易机会。

  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之前,由于SOFR- FF和SOFR- ED之间的基础价差越来越小,7月份SOFR商品间价差(ICS)已飙升至每日逾7.5万份(占SOFR交易量的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