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资"呵护"下的西藏旅游能否破局

民资"呵护"下的西藏旅游能否破局

 与上年同期相比,该公司此次扭亏幅度不小,但从财务数据来看,其营收仅增6.47%,控制营业成本成为重要扭亏措施,即西藏旅游的折旧摊销成本减少,以及其它降本增效的措施,使营业成本同比下降了23.18%。

  西藏旅游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也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成本控制主要得益于公司旗下酒店资产的出售。

  据了解,在2018年新奥集团准备全盘收购西藏旅游的节点上,公司旗下新绎七修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将西藏旅游出售的5家四星级酒店购回,作价6.49亿元。出售完成后,酒店折旧成本从营业成本中剔除,这对西藏旅游扭亏为盈产生较大贡献。

  上述董秘办人士对记者透露,酒店人力成本高企也是此前营业成本较高的原因之一,剥离酒店资产使西藏旅游持续受益。

  但事情并非如此简单。财联社记者在该公司半年报中发现,西藏旅游扭亏背后还离不开政府补贴。其中,在2019年第二季度,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涨727.88%至3666.5万元,是因为报告期内收到2018年“冬游西藏”政策产生的票务补贴,且该项票务补贴并未列入非经常性损益项目。

  对于该项补贴的具体金额,西藏旅游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不便透露,而未列入政府补助项目是因为票务补贴来源于公司参与“冬游西藏”活动,主要为免门票措施,“根据政府规定,会在这个活动结束之后核算,然后给予相应的票务补贴。”

  但上述董秘办人士向财联社记者坦承,该项资金对西藏旅游上半年扭亏非常重要,至于今后是否还会继续收到该项补助,则不能确定。

  事实上,西藏旅游上年同期也曾参与该项活动,但受传统淡季影响,活动创收对其一季度扭亏贡献并不大。

  上半年销售费用大增

  “西藏旅游能够扭亏为盈,与新奥集团入主后带来大量资金有关。”景鉴智库分析师周鸣岐对财联社记者表示。

  而负责西藏旅游销售端的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肯定了这一说法,其指出,在西藏旅游常年徘徊在退市边缘的背景下,以新奥集团为代表的大股东为西藏旅游持续输血,并采取了更加积极的销售政策。

  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西藏旅游销售费用增长104.36%至884.36万元,而董秘办工作人员声称这一数据在2019年下半年仍会持续增长。

  “销售费用增长可以看出西藏旅游采取更加积极的经营策略,但销售费用超过100%的增长并未带来营收高速增长,这也说明其对资源的开发仍有待提高。”周鸣岐认为。

  出于缓解销售费用增长带来的压力等原因,西藏旅游还曾于5月份向中国光大银行拉萨分行贷款约7000万元人民币。同时,公司财报还披露,西藏旅游仍持有国风文化向公司提供的财务资助至少6500万元,且借款期限截至2019年9月30日。

  可以看出,西藏旅游在今年初成功“摘帽”后,财务状况仍然不乐观。新奥集团相关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西藏旅游在保壳的一年里非常艰难,不断缩减管理费用、财务费用。而业内人士也向记者指出,该公司的亏损压力仍然存在,其传统旺季仅为三季度,以此类推,其四季度财务数据仍将承压。

  至于大股东新奥集团,旅游行业专家张金山对财联社记者分析称,在燃气市场发展多年的新奥集团,拥有较强的融资能力,主营业务比较稳定,资金充足,对于投资回报期较长的旅游标的资金压力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