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银卡壳 甲壳虫也停产了

德银卡壳 甲壳虫也停产了

  7月12日将迎来今年“三伏”中“初伏”的第一天,这意味着高温高湿的“桑拿天”将逐渐成为天气“主角”,我国大部分地区开启“蒸煮模式”或“烧烤模式”。时代财经带您回顾一周重要的财经新闻,本周新闻的关键词是“壳”,贝壳的“壳”、甲壳虫的“壳”、卡壳的“壳”。

  本周安踏暴跳如雷,因为遭遇一年内第三次被做空。做空机构浑水显然是有备而来要剥了安踏的“壳”,先后发布了三份报告。

  7月8日,安踏体育遭浑水做空,浑水发布的报告中指安踏蓄意欺骗投资者,董事长丁世忠秘密控制一级分销商等。该消息随即引发安踏体育大跌逾8%,市值缩水百亿港元,公司紧急向港交所申请临时停牌。

  7月9日港股开盘前,安踏体育发布澄清公告并申请复牌。但经验老道的浑水公司留有后手,立刻抛出做空报告的第二部分,暗指安踏体育涉嫌“违法”欺骗投资者。

  7月10日,知名做空机构浑水向安踏体育发出第三份做空报告。最新做空报告中,浑水把关注焦点放在安踏拥有的斐乐店数量上,称投资者不能相信安踏斐乐店的数量。不过,面对这二份沽空报告,安踏没有再次停牌,而是再次发布澄清公告,继续否认浑水的指控。

  “白马股”安踏被做空,自然引发资本市场极大反响。本周诺亚爆雷,也引发对金融风控,特别是供应链金融风控的关注。在此融资模式里面,供应链上下游是栓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爆雷后,上下游企业疑似在“甩壳子”,把责任归到其他人。

  7月5日,博信股份董事长罗静被刑拘,事件持续发酵,诺亚财富、京东、苏宁、云南信托、湘财证券等公司相继被卷入其中。

  7月8日,美股开盘前,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的一只信贷基金出现问题。这笔基金金额为34亿元。当日晚间,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发布内部信称,这笔基金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京东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

  京东方面否认与承兴之间应收账款合同的真实性。随后,诺亚财富再次发文指出,“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

  京东方面则指,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至今尚未明晰上述基于应收账款融资的供应链金融哪个环节造假了,但金融市场从来不缺“黑天鹅事件”,具有百余年历史的德意志银行由于投行业务也卡壳了,宣布将重组架构、全球裁员。

  德银虽然安稳渡过了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但此后数年接连遭遇业绩不佳、官司缠身、巨额罚款,乃至陷入2015年至2017年连续三年亏损的境地。

  在过去数年间,偏离传统核心业务的德银一心向着成为世界投行巨头的方向迈进,大力发展投行业务,该业务板块一度成为德银的扛鼎板块,投行部门员工人数堪比高盛员工总数。但随着固收债券和利率产品的需求下降,投行盈利出现持续下滑,进而拖累整体业绩。

  7月9日,德银宣布将大规模削减投资银行业务,预计将在全球裁员约1.8万人,这一裁员约占该行总人数的20%。

  德银此番“壮士断腕”在业内早有传闻,如今靴子终于落地。本周王振华猥亵女童一案也靴子落地,他被正式批捕。王振华头顶“上市公司董事长”光环,其实是个空壳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7月11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猥亵儿童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周某某批准逮捕。警方表示将坚决一查到底,全面查清案情,也欢迎广大群众提供相关线索。

  而在三天前,7月8日,上海市政协召开十三届二十九次主席会议,会上决定撤销王振华第十三届上海市政协委员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