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股票从流拍到被抵债

长白山股票从流拍到被抵债

近日,长白山(603099.SH)发布权益变动报告书称,此前流拍的长白山1320.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票,被作价1.37亿元划拨给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融资产)抵债。股票划转后,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吉林森工)不再是长白山持股5%以上的股东。

故事明面上的主角虽然是吉林森工和华融资产,但长白山旅游却不可避免的成为这场故事暗含的另一主角,且始终处于无法掌控自身命运的尴尬境地。一波三折的拍卖经历,足以说明长白山旅游在资产市场中极其的“不招人待见”。

据社会服务行业某分析师向品橙旅游透露,资本市场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投资不过山海关。长白山公司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已经失去很多的投资机会。加上大型的投资机构都有相应的投资标准,对于长白山旅游这样市值较小,且处于流动性的原因,很难获得投资意向。此外,当下资本市场对于景区上市公司的热度下降是普遍现象,因此传统景区未来发展的想象空间不足成为其在资本市场遇冷的主要原因。一定程度上而言,长白山旅游在资本市场遇冷属于正常现象。

国资背景的底气

据了解,长白山旅游是长白山开发建设集团控股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长白山管委会国资委。其主营业务为旅游服务业,包括旅游客运、旅行社及温泉水开发、利用业务。其经营模式以旅游客运为主,旅行社及温泉水的开发利用为辅。

不得不承认,长白山旅游得天独厚的国资优势,使其在围绕着长白山景区开展业务时有着天然的优越感。如长白山旅游分别拿到了长白山景区20年的经营旅游客运业务和长白山聚龙泉温泉10年开采权。其年报中多次提及旅游客运业务属于独家经营,不存在竞争对手,可见长白山旅游的底气十足。

2010年,按照吉林省政府的战略部署,长白山旅游通过增资引入吉林森工集团、长白山森工集团,并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长白山旅游也开始由单纯的旅游客运业务向多元化转型发展。

2011年,长白山公司收购长白山天池国际旅行社,主要以高端旅游接待为主。经过几年的培育,长白山天池国旅已经发展成为长白山旅游产品的研发中心和旅游集散中心。

2014年是长白山旅游历史上最值得铭记的一年。长白山旅游成功在A股鸣锣上市,成为东北地区继大连圣亚(600593.SH)之后,仅有的第二家旅游(A股)上市公司。长白山管委会相关领导指出,长白山旅游在“大长白山”区域旅游经济格局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上市之后,长白山旅游开始加快在温泉度假领域的跑马圈地。长白山火山温泉部落是继客运业务后,再次被寄予厚望的项目。资料显示,2016年底,长白山火山温泉部落一期投入使用;2018 年,长白山火山温泉部落二期项目在建设中。

随着业务的不断扩增,长白山旅游的多元化格局雏形初现。

冰火两重天

自2016年以来,长白山旅游的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已连续三年下滑,分别由2015年的1.01亿元和9938万元,下滑至2018年的6763万元和6677万元。毛利率同样一路走低,由2015年的57%降至2018年的34.42%。

客运业务一直是长白山旅游营收的主力军。连续5年的年报显示:虽然,长白山客运业务依旧稳稳地坐着头把交椅,但近三年来业绩营收增长幅度较小;与此同时,其近两年毛利率持续下降趋势,营业成本却在逐年上升。不难看出,即使没有竞争对手,长白山旅游也不能只依靠客运业务了。

 

长白山旅游董事长王昆在2017年曾表示,长白山火山温泉部落项目将会成为主营业务中的核心业务,项目收益会超过旅游客运收益,有望成为新的利润增长点。

 

但长白山火山温泉部落二期项目的建设对于长白山旅游来说,资金压力也是一大重要难题。2017年11月,长白山旅游拟公开发行可转换为公司A股股票的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总额3.50亿元,用于其建设。

针对长白山的高端酒店市场,长白山旅游联合洲际酒店集团打造的长白山温泉皇冠假日酒店于2016年底开业。正值培育期的酒店业务虽然让2017年的营业总收入有所增加,但实际上毛利润是负数。2018年终于以2.38%微薄的毛利润实现扭亏为盈。

不容忽视的是,长白山地区高端酒店市场的竞争极为激烈。仅融创万达长白山国际度假区中就包含柏悦、凯悦、威斯汀、喜来登、假日等多家高品质酒店,它们已经开业多年,更与其滑雪场的业务相互呼应。对于长白山旅游来说,压力显而易见。

长白山历年来以冰雪旅游而著称,一度聚集了不少文旅企业。2012年,投资230亿的万达“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开业,彼时它还没有被卖给融创;2014年,总投资400亿的万科“松花湖度假区”开业;2016 年,中弘股份转型旅游地产首个项目“天池雪”滑雪场开业。

与这些巨头的体量相比,长白山旅游的冰雪业务相形见绌。从历年的财报和官网中能找到和冰雪业务相关的信息实在不多。其2018年报中显示,北主峰野雪公园全面开放,西、南景区自驾雪地摩托穿越线路提档升级,推出“瀑布踏雪”“岳桦广场”两条林海踏雪穿越线路,以及开通“冬季冰雪直通车”业务。

除此以外,2018年11月,长白山旅游公开宣布终止全资子公司吉林天池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托管延边长白山和平滑雪有限责任公司的交易。长白山旅游方面表示,该托管项目实际施工进度情况与合同预期存在差异,达到预计接待规模还存在不确定因素,为避免影响上市公司业绩,决定终止原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仅2019年1月至今,长白山控股股东三度质押股份。

1月26日,建设集团将持有的长白山88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质押给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延边分行; 4月13日,建设集团将其持有的长白山1547.41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质押给招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 5月7日,为补充流动资金,建设集团将所持有的公司1547.41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质押给招银金融租赁公司。

对于长白山近几年的业绩表现,上述人士表示,长白山旅游因为在新项目建设的投入比较大,所以,很难从财报上去验证它向好的逻辑,但新项目代表的是未来的竞争能力。

能否抓住冬奥契机?

上述人士指出,目前,多元化业务尚未给长白山旅游带来有效提振,新项目有的尚在培育期,有的仍在建设中,反而成为影响长白山利润表现的一大因素。同时,其经营过程中的确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不可避免的淡旺季比较明显,从2018 年分季度财务数据中就能看出,第三季度是长白山旅游全年的主要收入来源。而长白山景区旺季的限流政策更是雪上加霜,致其客流方面增量空间受限。

困难与希望同在,挑战与机遇并存。2022年的冬奥会契机,让“3亿人上冰雪”的口号响彻大江南北,也让国内冰雪产业进入快速发展期。对于有着天然冰雪资源的长白山旅游来说,更是不可错过的新机遇。

《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7-2018 冰雪季我国冰雪旅游人数达到1.97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约合3300亿元,预计到 2021-2022 冰雪季,中国冰雪旅游人数将达到 3.4 亿人次,冰雪旅游收入将达到 6800 亿元,“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目标将超额完成。按照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UNWTO)测算方式,2021-2022 冰雪季中国冰雪旅游将带动冰雪特色小镇、冰雪文创、冰雪运动、冰雪制造、冰雪度假地产等相关产业的产值达到 2.92 万亿元,冰雪旅游具有巨大的投资前景。

早在2017年,长白山管委会就提出以冰雪为主线,以长白山世界级的冰雪资源做支撑,全力推进冰雪全域旅游布局。积极打造“一圈二带一环”的空间布局,做大联盟冰雪产业带,通过市场化整合周边资源,将长白山打造成世界级冰雪旅游圣地和冰雪生态旅游目的地。

一直困扰长白山旅游发展的交通问题,也在逐步地改善中。

2018年,长白山飞机场二期扩建工程顺利推进,建成后年吞吐量预计由目前 70万提升至100万,2025年达到200万。 敦白高铁顺利推进,2020年预计通车。 沈白高铁确定将开工建设,2021年通车,实现到北京等地通行时间的大幅缩短。

对于未来的经营计划,长白山旅游表示,公司作为长白山品牌的承载者,未来将继续加快长白山冰雪产业的布局,平衡淡旺季客流差异,丰富冰雪旅游产品种类。在2019年工作会议上,其董事长王昆强调,下一阶段工作将继续启动温泉部落项目建设,打造“中国冰雪第一股”。不知此次冬奥会的东风,加上“冰雪旅游+温泉度假”的两大主要方向能否助力长白山旅游发展打开新的格局,拭目以待。